慶幸,香港終於出現步動上街而不願旁觀的青年。

牛頭角青年

詞/曲/編:林阿p
唱:nicole
和音:jackie & karena

牛頭角都玩厭了
我們還可以去邊?
全世界都有暴動的青年
但香港幾時先出現?
再過春天 再過秋天
這裡都不會改變
或者永遠都不變
如果我們都只願做旁觀的青年

牛頭角的日出都看厭
時間不站在你身邊
沉迷過的樂隊解散了
還記得穿橙色衫的阿tim
「在吐煙」、「在發癲」
首歌叫「究竟應該點?」
事隔差不多二十年
不知你是否已不是個「討厭的青年」?

而我想寫首法文歌叫「jamais」
「永遠不會」的意思
「jamais je ne t’ai dit
que je t’aimerai toujour」
過了秋天,再過冬天
我都回不到你身邊
然後這一首歌的最尾一句叫「adieu」
意思是「永遠的再見」

「求用我的一雙手 碎毀共產黨」

的確,只有懷著赤子之心嘅人,先會相信呢啲歌詞,亦只有相信嘅人,先有可能令佢成真。

戰士高迪安 

熱血心中火般旺
將胸懷照亮
晚霞滿天映金光
金光照背上
像電光閃過天空
變成高迪安

英雄傲立世上
大丈夫七尺昂藏
日月伴我
雲遊四方
披起星光天際闖

求用我的一雙手
碎毀百魔黨
憑著赤膽共忠肝
星際任流浪
人人亦敬重
高迪安 高迪安

舉世仰慕

權・權・到・慾

祭作舍全新原創舞台劇《天下第一權》

2014 年 11 月 9 日 Norman Rothstein Theatre

我的哥哥浩大

想這必是弟弟曹愷對哥哥曹悅的感受,既想擺脫大佬的陰影,又想安於哥哥的倚傍…

天涯海閣

位處澳洲某一涯邊,非常切合我本人嘅士歹佬。